【宋毓文随笔】挖荠菜
发布时间:2020/3/16  浏览次数:284 次  来源:陕西省竞技宝兑换码精神研究会



挖荠菜

文/闲者(西安)


春天,万物复苏。阳春三月,春暖花开,莺飞草长。当下,正是挖荠菜的季节。春天里,走出家门,走到户外,沐浴着明媚的春光,迎着和煦的春风,信步田间地头,呼吸新鲜空气,舒活全身筋骨,采挖春天荠菜,既能感受劳作的成就,又能体验鲜美的滋味,还可欣赏别致的风景,是多么惬意啊!可是,前一段时间,因为疫情,城乡设卡堵路,没法出去挖荠菜,总觉得心里痒痒的,嘴里馋馋的。


 

 


惊蛰前,关中地区下了一场春雨,荠菜吸足了雨水,变得绿油油的,又肥又嫩,更加质嫩味美。上周末,天气晴朗,阳光明媚,我和老伴邀约了弟弟两口带上小铲子和塑料袋等工具,驱车沿着渭河南岸河堤路,来到了鄠邑段渭河之滨踏春挖荠菜。荠菜 ,又名护生草、地菜、地米菜等。其营养价值甚高,食用方法多种多样。荠菜,贴着地皮生长,一簇簇,一片片碧绿青翠,看似不起眼,味道却极鲜美。难怪《素食说略》说:“荠菜为野蔌上品,煮粥作斋,特为清永,以油炒之,颇腴,再加水煨尤佳”。

 


荠菜,其药用价值也很高。它不仅味美可口,而且富含荠菜酸、胡萝卜素、维生素B1、维生素B2,以及蛋白质等营养成分。食之,有助于增强免疫力,还能降低血压、健胃消食,治疗胃痉挛、胃溃疡、肠炎等疾病,具有很好的养生保健效果。明代医学家李时珍在其著作《本草纲目》中,写有这样一句话:“荠菜煮粥,明目益胃”。故而,民间有“三月三,荠菜当灵丹”的说法。荠菜,似乎是春天的第一抹绿,不记得还有什么野菜比它绿得更早。春天里,河堤旁、田埂上、果园里、树丛中,便会拱出一片片、一簇簇绿油油的荠菜来。

 


根据以往的经验,我们径直来到了鄠邑区涝店镇龙窝村北的果树园里,这块果树园刚刚浇过水,地里密密麻麻长满了又大又嫩惹人喜爱的荠菜。从小生长在农村,挖荠菜,对我来说,那可是轻车熟路。记得上小学和中学时,放学后,我的首要任务就是打猪草、挖野菜挖荠菜,可称得上是一种享受。放学回家,放下书包,提着菜篮子,约上几个小伙伴,迈着快捷的步子,向广阔无垠的田野里奔去。嫩生生的荠菜,在微风中摇曳着绿色的身躯,招呼我们,前去采挖。经过冬天的睡眠,大地春回,万物复苏,田野里长满了各种野菜:雪蒿、马齿苋、灰灰菜、苦菜……但最好吃的还是荠菜。那个时候,我把荠菜采回家,用它包饺子、窝浆水,那真是美味佳肴啊!

 


挖荠菜,我算得上是把好手,动作娴熟,手快如梭。我们来到果树下,弯腰蹲在地里,轻轻地用铲子在荠菜的根部一铲,用手一提就收入袋中。野地里荠菜很多,有的已经老了,开出了小白花,有的还十分鲜嫩,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我们就收获满满,装了好几大袋子的荠菜,心满意足地收工了。现在,身居城里,很少参加这样的有氧活动。许多人开玩笑说,挖荠菜,那可是伤腰费腿的事情,劳民伤财。但我们还是沉浸在一片收获喜悦之中。回到家里,择荠菜,那是最麻烦的事情。我和老伴拿出挖来的荠菜,细细地择去黄叶,掸去泥土,剪去须根,足足用了4个多小时,终于完成了择菜任务。

 


清洗荠菜,也是费时费力好麻烦噢。我用清水一遍遍地淘洗,直到叶子绿得发亮,根部白得耀眼,捞出来放在开水锅里,迅速地焯一下,然后立即以冷水降温,略挤一挤水分,尔后握揑成团状,装入保鲜袋内,放入冰箱冷藏起来,随时食用。
荠菜,根据各人的不同口味,或炒,或蒸,或做汤,或凉拌,或剁成饺子馅儿,或制成菜煎饼,亦可淹制浆水等,各随自己意愿调剂。自古到今,多少文人墨客对荠菜都情有独钟。其中,南宋大诗人陆游一生最爱吃荠菜。他在《食荠》中写道:“日日思归饱蕨薇,春来荠美忽忘归。小著盐醯和滋味,微加姜桂助精神。”可见,陆游对凉拌荠菜的深爱之情。

 


 


荠菜,虽不如山珍海味,却亦别有一番风味。我最钟情的吃法,还是用荠菜包饺子。取出烫好的荠菜,配上少许韮菜,用刀细细地剁碎,拌上大肉或虾仁馅,再加入盐、味精、葱、姜末、蠔油等各种调料,和面擀皮包饺子,这样,荠菜饺子就做成了。出锅后,沾点汁,咬一口,浓浓的荠菜味,香在口中,甜在心里,溢香满屋。如今,生活条件好了,人们鸡鱼肉蛋啥也不缺。可到了春天,还是有许多人去田间地头挖荠菜。我想,这不仅仅是荠菜营养丰富,更是因为放不下那种独特的味道和情怀吧。人们在挖荠菜、品荠菜的同时,也把美好的记忆,留在了田间地头。

 


踏春田野挖荠菜,放松心情好自在。即兴赋诗《赞荠菜》,以示纪念抒情怀:

渭水之滨紫气升,

田间河畔荠菜生。

阳春季节户外行,

采挖荠菜作佳羹。

入口搭唇饶有味

人长精神元气增。

岑杜泛舟诗酒伴,

吾辈踏春好心情。


(全文约1820字)

(2020.3.9日草于景园)


责编:崔振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