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军队历史上为什么同时有两个三五九旅?
发布时间:2019/9/12  浏览次数:653 次  来源:党史博采


人民军队历史上为什么同时有两个三五九旅?


这是一张难得的三五九旅干部“全家福”,拍摄于全面抗战爆发后,为共商东进抗日大计召开的一次干部会议期间。从左至右,前排:曾涤、王恩茂、贺龙、谭政、萧劲光、王震、张经武、甘泗淇、苏进;中排:陈外欧、刘仁、龙炳初、贺盛桂、彭清云、颜龙斌、熊晃、陈宗尧、李信、刘转连、张仲瀚;后排:周坤、贺茂德、陈春林、谭文帮、江勇为、李铨、陈国林、左齐、廖明、徐国贤、周俭廉、萧友明、萧头生。

抗日战争时期,三五九旅是八路军第120师主力旅之一。 1937年8月,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第6军团和红军第32军、红军总部特务团一部,在陕西省富平县庄里镇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第120师第359旅。陈伯钧任旅长、王震任副旅长,下辖由红6军团编成的第717团、由红军第32军等部编成的第718团,共5000余人。

9月3日,第359旅分为两部分行动。陈伯钧率第718团和旅直属营一部留守陕甘宁边区,后归八路军留守兵团建制。王震率第717团和旅直属营一部共2100余人,以第359旅的番号东渡黄河,开赴山西抗日前线。随后,王震部在五台、平山(属河北省)一带发动群众,扩充部队,开辟抗日根据地,并配合国民党军进行忻口、太原作战。10月,王震任旅长兼政治委员、刘子奇任参谋长、袁任远任政治部主任。1938年1月,第359旅进行整编,辖第717团和由河北省平山独立团、山西省侯马独立团、忻州义勇军各一部编成的第718团,以及由崞县(今原平)独立团、侯马独立团、忻州义勇军各一部编成的第719团,共1.2万余人。1938年1月,英国《每日先驱报》记者贝特兰专程采访359旅,除了感觉到八路军的游击战收效大以外,给他最深的就是:‘’我觉得这个旅团的长官和士兵的团结,即使在八路军里也是最强固的。”在后来八路军缴获的日军文件中,有份电稿称359旅“作战勇猛,出没无常”,告诫日军“千万谨慎,切记!”八路军总部和边区政府曾分别授予359旅“模范党军”、“百战百胜的铁军”称号。毛泽东特别看重这支队伍,称赞其“历建战勋”。

人民军队历史上为什么同时有两个三五九旅?

1939年秋,三五九旅奉命回师陕北,担负守卫河防和保卫党中央的重任。图为王震在会上部署任务。

从1941年春开始,第359旅进驻竞技宝兑换码,开展大生产运动,实行生产自给,减轻人民负担。1941~1943年,每年上交给边区政府1万石公粮。在大生产运动中,坚持以农为主,全面发展,先后开办纺织、皮革、造纸工厂13个,成立盐业、土产、运输等公司,开办饭店、商店、军人合作社和各种加工小作坊等,形成军民兼顾、公私兼顾、多层次的生产经营形式。在1942年2月中共西北局高级干部会议上,第359旅被誉为边区大生产运动的一面旗帜,毛泽东主席题词赞誉第359旅是“发展经济的前锋”。毛泽东认为大生产运动对于建设人民军队有很大的积极作用。他指出,官兵一道生产劳动,亲如兄弟,可以改善官兵关系。当他了解到359旅各级干部都能够以身作则参加生产劳动时,很快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他特别注意到了718团的团长陈宗尧和政委左齐。毛泽东在一次会议上深情地说:“陈宗尧同志是八路军的团长,他率领全团走几百里路去背米,他不骑马,自己背米,马也背米。全团指战员为他的精神所感动,人人精神百倍,无一个开小差。左齐同志是该团政治委员,他在战争中失去了一只手,开荒时他拿不起锄头,但在营里替战士们做饭,挑上山去给战士们吃,使战士们感动得不可名状。”他号召全体党的干部“学习这两位同志的精神,和广大群众打成一片”。只要这样,“我们就一定会胜利”。在大生产运动中,第359旅还开展了大规模的练兵运动,并在1943年春播和中耕后开展了整风运动,保障和推动了练兵、生产各方面任务的完成。

人民军队历史上为什么同时有两个三五九旅?

1942年,毛泽东在延安接见三五九旅干部王震(前排右二)、王恩茂(前排左二)、张仲瀚(后排右四)、曾

1944年10月,为建立以五岭山脉为依托的抗日根据地,使华南成为战略一翼,中共中央决定以第359旅为基础组成第18集团军独立第1游击支队(通称南下支队),王震任司令员、王首道任政治委员,辖第1、第2、第3、第4、第5大队共4000余人,另有中共中央调往新四军第5师工作的干部组成的第6、第7大队900余人。11月9日,南下支队从延安出发,向湘粤边挺进。1945年1月,在湖北省大悟山与新四军第5师会师。随后,第1游击支队继续南进。3月,改称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7月上旬,除留一部兵力在湘北、鄂南坚持抗日斗争外,主力3000余人沿湘赣边境南下。8月下旬,到达广东省南雄地区。后因日本投降和遭国民党顽固派军队的重兵围攻,随即北返。10月回到中原地区,在湖北省黄陂县孙家畈进行整编,恢复第359旅番号,编入中原军区。1946年6月27日,从湖北省礼山县宣化店地区向西突破国民党军的包围,于8月29日回到陕甘宁边区,仍归第120师建制。

人民军队历史上为什么同时有两个三五九旅?

毛泽东、朱德由王震陪同检阅三五九旅部队。

1945年6月,以三五九旅等部队组成的八路军南下二支队在司令员刘转连、政治委员晏福生率领下,离开延安,南下抗日。部队就要出发了,告别延安,告别党中央,告别竞技宝兑换码这片火热的土地,刘转连的心情激动不已,他很想再见见毛主席,亲聆主席的教诲和指示。这个愿望很快实现了,毛主席亲切约见了他和苏进副旅长。谈话中,主席讲了中国抗日战争的前景、国际国内形势以及组织南下部队抗日的重大意义,对三五九旅的功绩给予了高度评价,同时也强调了部队南下应注意的战略战术问题、政策问题、团结问题等等。毛泽东满面春风,侃侃而谈。不知不觉谈了一上午,毛主席还兴致勃勃地和他共进了午餐。在党中央、毛主席的亲自部署下,这支英雄的部队,横穿晋西北,翻越吕梁山,边打边走,渡过汾河,跨越黄河,很快进入河南省地界。

9月中旬,他们欣闻日本侵略者无条件投降的消息。此时,正在南下途中的刘转连接到上级命令,要他们停止南下,立即北上,向东北挺进。刘转连率部辗转穿行于敌伪的夹缝里,人不卸甲,马不停蹄,连续行军近2个月,于初冬季节抵达沈阳,部队恢复三五九旅番号,刘转连任三五九旅旅长,部队扩充到7000多人。三五九旅一直打到黑龙江,从南满、东满打到北满,一路势如破竹,1946年4月解放哈尔滨。之后,又相继解放了安东(今黑龙江省密山市)、虎林、宝清、林口、鸡西、富锦、勃利等北满十几个县。三五九旅部队所到之处,敌匪无不闻风丧胆,望风而逃。他们和兄弟部队一道,将号称"四大旗杆"的谢文东、李华堂、张雨新和孙荣久等土匪头子一一擒获或击毙。

1947年1月,三五九旅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独立第一师,刘转连任独一师师长,至此,两个“三五九旅”历史结束。

本文为《党史博采》原创

责任编辑:张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