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刚随笔】老秃山攻坚战
发布时间:2020/9/20  浏览次数:176 次  来源:陕西省竞技宝兑换码精神研究会


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已经过去七十周年了。而那些惊心动魄的战斗历程,仍不断警醒和激励着我们后人。父亲郝忠云亲自参加和指挥的“老秃山”攻坚战,是我一生的记忆,依据史料,整理成文,以作纪念。

“老秃山”即上浦防东山,原为无名高地,它位于346.6高地之间,地势较高,位置十分重要,该高地是通往汉城的要塞,因此,敌我双方反复争夺,致使山上草木皆无,一片焦土而得名。

敌人在“老秃山”地区组成了支撑点式的坚固环形防衘阵地体系和绵密的火力网,号称是攻不破的铜墙铁壁。联合国军哥伦比亚营的一个加强连,美七师二十团两个排及两个搜索班,兼有坦克连和飞机助阵,依托一百九十多个明暗堡,近五百人据守于此,攻克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1953年3月22日,在抗美援朝战争的第三个春天里。我的父亲郝忠云受命担任“老秃山”攻坚战攻击营营长。他和突击队的所有指战员,在冲锋岀发的坑道里,静静地等待着夜幕的降临,他们将要对上浦防东山即后来得名的“老秃山”敌军阵地发起强大的攻击。

此时,父亲郝忠云作为攻击营营长与其他指挥员,战斗员一样,都感到上级把这次攻坚重大任务交给自己是极大的荣誉和信任,必须坚决完成。为了保证战斗的胜利,全营上下进行了周密的部署准备。营长郝忠云亲自组织并全程参加对敌阵地的实地侦察,随后和有关人员一起详细制订了步炮协同,开壁通路,打坦克,打空援为主要内容的进攻计划,全体指战员都做了紧张的作战练习。与此同时,各种决心书不断地从各个班排送到连里,营里,连同作战计划一起报送到团里。当首长把红旗授给他们的时候,红旗手田顺华,覃尊秋和张庭孝郑重地在红旗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庄严宣誓:“我们一定把红旗插到老秃山上”。

大家等待着……天渐渐黑了下来,营长郝忠云按顺序来到每个坑道。与各连连长,指导员亲切地握手,并且简短有力地嘱咐他们“要打好,按计划,一切为了胜利!”指战员们一致斩钉截铁地回答:“请营长放心!为了祖国,为了人民,也为了我们自己,我们坚决完成任务,争取更大地荣誉!”

这是一个最紧张的时刻,攻击营营长郝忠云盯着手表上的秒针,当它跳到七点五十五分时,炮火急袭,开始!在口令下达的一瞬间,百十门大炮一起发出轰鸣,炮弹带着尖厉的哨声飞向敌人的阵地,立刻在敌人的阵地爆炸成一片火海。战士们举着手中武器忍不住地高喊起来,"打得好!冲锋!”到了预定时间,营长郝忠云发出了命令。各个坑道里的突击队员像“猛虎”一般地冲出洞口,沿着战斗前在沙盘上研究的道路,直向敌人阵地冲去。敌人的拦阻炮火挡不住突击队战士们的英勇冲锋,仅用不到五分钟,我们就攻占了敌人的前沿阵地。

“炮火延伸!”营长郝忠云果断向我炮兵群发出后续命令。强大的炮火立刻轰向敌人阵地两侧和和纵深。紧接着营长郝忠云带领着战士们,踏过刚经过炮火轰击的地段,向“老秃山”主峰冲去。

担任开辟通路和消灭暗火力点的爆破组长腾明国和他的四个组员,李高彪,丁兆贵,吴二华,张福祥冲在攻击部队的最前面。他们越过被我方炮火摧毁的铁丝网飞也似的冲了上去,一道,两道,三道,四道,五道,六道。突然,第七道铁丝网,也是最后一道铁丝网挡住了去路。爆破!正当他们按上爆破简就要拉火的时候,主攻连三连三排长带着突击队员已经冲了上来,这时如果拉火,爆破简爆炸,极有可能给突击队员造成伤亡,如果要突击队后退一下,又可能失掉战机,影响整个战斗的胜利。就在这紧张的一刹那,腾明国高喊一声,“为了胜利,不能犹豫!”一面跃身趴到了铁丝网上,把右手命令似地有力地一挥,要三排长和突击队员从他身上通过。几乎同时,爆破组员李高彪,丁兆贵,吴二华,张福祥也把身子压在铁丝网上。三排长喊道:“学习爆破组的伟大精神,冲上去啊!”一边从腾朋国的身上一跃而过。突击队员们激动地高呼着,“爆破组万岁!”从战友们身上踏过,一阵风似的向主峰冲击。

担任主攻任务的三连连长李志棠,在指挥冲击中,腹部负了重伤,肠子流岀体外,他忍住巨大的伤痛,把肠子塞进去,捂住伤口,继续指挥战斗,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三连十班战士宋德清,在冲击中身上多处负伤,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用手榴弹炸掉了敌人的喑火力点,最后与敌同归于尽。在冲向主峰的道路上,红旗手田顺华倒下了,覃尊秋拿起红旗继续前进,在接近主峰的时候,覃尊秋又中弹倒地,张庭孝连忙赶上几步,举起红旗继续前进,在胸口负伤后,他忍着剧痛,冲上了主峰,在司号员高家善的帮助下,终于把红旗插上了“老秃山”主峰山顶。这时营长郝忠云也带领部队陆续攻上来了,“老秃山”主峰被我英雄的志愿军攻占了。

营长郝忠云看了看表,从开始冲锋到攻占主峰,只用了十五分钟,战斗取得了第一步胜利,他非常请楚,整个战斗远没有结束。他一方面立刻向首长报告夺取主峰这一令人鼓舞的消息,另一方面,组织突击队迅速归拢,恢复战斗力,同时指挥部队展开肃清两侧残敌战斗,迅速向主峰两侧攻打,占领两侧阵地,巩固老秃山胜利成果。就在这个时候滞留在侧山敌人炮火向这边猛烈地打来,想压制我们进一步展开,扩大战机,并伺机反扑。营长郝忠云分析敌情后,再次下达“炮火急袭"的命令。一分钟后,我炮兵群强大炮火立刻将侧翼敌人阵地轰得寂静无声,战斗得以顺利向两侧推进。

当营长郝忠云的手表秒针指向八点五十五分的时候,各处残敌已经差不多完全肃清,主峰及两侧阵地也已经得到了巩固,只要几分钟,我们预备队就可以投入新的战斗,“老秃山”已经是我们御敌的阵地了。攻击营长郝忠云默默地计算了一下时间,从发起“冲锋”到现在,一个多小时时间,我们取得了“老秃山"攻坚战决定胜利,弹痕累累的胜利旗帜,在“老秃山”峰顶飘扬。

这次战斗后,贺龙元帅率第三届赴朝慰问团到朝鲜,他听了老秃山战斗情况汇报后,亲自到部队慰问,还亲切接见了攻打老秃山的有关干部和功臣。著名作家老舍在朝鲜战地呆了五个月,期间,与“老秃山”攻坚者亲历者功臣一一见面,有的反复10多次,生怕疏于万一,他把“老秃山”战斗事迹写成了《无名高地有了名》的小说,登载于《解放军文艺》上,它的结束语说:“老秃山”是胜利的山,是光荣的山!

老秃山攻坚战胜利后,志愿军总部予以通令嘉奖。给423团1营3连颁发:勇敢顽强,痛歼守敌,把红旗插上“老秃山”的锦旗。全营荣立集体二等功,三连荣立集体一等功。另有个人特等功1人,个人一等功31人,该战例也被评为抗美援朝战争七个好的战例之一而被载入史册。


郝刚

2020年9月2日写於西安



 作者简介:郝刚,男,汉族,山东嘉祥县人,1957年1月出生,1973年12月参加工作,1977年1月入伍,1979年7月入党,大学文化程度,经济学硕士,1979年11月提干,历任收发主任,副政指,政指,政教,政治处主任,副政委,副部长,政委。其间四入军队院校深造,并在团级主官位置上荣立三等功一次。2005年3月从西安市雁塔区人武部政委任上退休。陕西省竞技宝兑换码精神研究会会员。


责编:常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