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磨灭的记忆—记临渭区军干所离休老干部高斌
发布时间:2020/3/16  浏览次数:147 次  来源: 十纵47军子弟后代

他参加过的战斗太多了,多到自己已记不清楚。唯有在朝鲜的三年六个月成为他生命里最刻骨的记忆。艰苦的生存环境,艰难的战争岁月,残酷的战争场面,每每提起,他都会流下眼泪,只有提起老秃山上的红旗时,他才展露出久违的笑颜,他高兴得声音都提高了好几个分贝:“我们胜利了,胜利了,终于胜利了!”他,就是临渭区军休老干部高斌。在各种战斗中,他获得3枚军功章,荣立军功7次,获得纪念章8枚。曾受到中央军委的表彰,受到毛主席、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见到高老那天是个雨天。高老坐在客厅的竹藤椅上,望着被雨水裹挟的世界。见到我们,他慢慢起身微笑,举起双手,向我们打招呼。

  高老全名高斌,1929年生。他用了一句话总结自己的一生:前半生血雨腥风,后半生风平浪静,一生艰苦奋斗、一生无怨无悔,一生平平安安。

  高老专门给自己制作了一个简历,翻开那页用鲜红的党旗制作的封面,首页就清晰地记录着他所参加过的战役,1948年12月——平津战役,1949年6月——宜沙战役,1949年10月——川东战役,之后在湘西剿匪,1951年——抗美援朝,1954年9月凯旋回国。



     从18岁到25岁,整整7年时间,高斌不是在战场就是在奔赴前线的路上。“那时候吃过早饭,真不知道午饭还能不能吃。”再度回首触摸那段尘封的岁月,高老还是红了眼眶。

  他说,他想起他的战友们了。想起曾经和他一起并肩作战却突然倒在他面前的老乡,想起剿匪时被土匪残忍杀害的班长,还有很多在战争中流血负伤的战友。“往事不堪回首,现在的平静生活是多少人牺牲生命换来的,我们当时都是20出头的小伙子,却时刻准备着赴死。”高老一字一顿,语气沉重。


  (图为:左高斌,中郑波,右邹立刚)


      在高老的一生中,抗美援朝记忆尤深。

  1951年在湖南参加完剿匪之后,高斌所在的部队立即赶赴丹东,到达丹东时已经是晚上7、8点钟,经过长时间的长途跋涉和路途颠簸,战友们准备冲个澡,好振奋精神奔赴前线,没想到,刚进澡堂子,丹东市就拉响了防空警报,美国的飞机在丹东市上空盘旋,并开始轰炸,大家只好作罢,连夜乘船渡过鸭绿江。“就这样,大家的洗澡计划泡汤了。”高老摊开双手,笑了。

  当船只停在朝鲜新义州的时候,21岁的高斌回头望着鸭绿江对面的祖国,流泪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此刻,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心里翻江倒海地难过,这是他第一次离开故土,他不知自己还能不能再回去,或者他会葬身于脚下这片陌生的土地,战争无情,谁知道呢?就在他们渡过鸭绿江第二天的行军途中,美国的飞机又开始轰炸了,高斌和战友们跳到沟渠里,炮弹沟里,戴上树枝当帽子躲在灌木丛中,一路躲一路走一路打,“听起来好像很刺激很新奇,其实很危险很残酷的。”高老表情凝重。

  当部队筋疲力尽行至一个镇想要暂时歇息时,却被眼前的场景震呆了:锅碗瓢盆散落一地,街道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全是战士们的尸体,整个现场惨不忍睹,后来他们才知道,美国飞机轰炸这个镇子时,一个营的炊事班战友刚好路过这儿。“那种场面你想象不到的,那种惨烈根本没法说,这些战士大半都是二十几岁的孩子啊。”高老声音颤抖,眼泪顺着脸颊涌出,时隔多年,他依然无法忘却那种刻骨的痛楚。

  高斌在朝鲜战斗了三年六个月,参加了多少次战斗他已经记不清楚了,唯有老秃山战役他记得最清楚。老秃山,是朝鲜中部一个普通的山头。朝鲜战争爆发后,随着两军战线的逐渐稳定,这里成为了两军反复争夺的一个重要高地。

  两军在老秃山的争夺始于1952年6月6日,志愿军组织了四次对老秃山的攻击,虽然数次夺回阵地,但是没有能够抵挡住美军猛烈的炮火和反攻而被迫撤退。时间很快就进入了1953年,战争已经接近尾声,志愿军和美国正在朝鲜进行谈判,为了配合谈判,我军已经为对老秃山的进攻做了全面准备,随即发起冲锋,让当时担任通信股参谋的高斌至今无法忘记的是,侦察股参谋、3连连长李志堂牺牲的情景。在双方激烈的交火中,李志堂负伤了,依旧向前冲着,肠子被炸出来了,抱着肠子也奋力向山头冲,直到胜利的号角吹响,红旗插到了山顶。当战友们看到他时,倒在血泊中的他,仍死死地抱着红旗。“战争的胜利真是用鲜血换来的,是用生命赢得的。”高老边说边用左手摸着眼角的泪水。

  他们终于得以凯旋回国。从辽沈战役到抗美援朝,高斌得了3枚军功章,其中1枚是湖南人民政府授予的,1枚是朝鲜政府授予的。高斌还荣立军功7次,获得纪念章8枚。因此他也受到了无尚的奖励和荣誉:1968年,高斌在北京体育馆受到毛主席、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并被邀请参加国庆典礼。



  (图为:高斌与139师副师长王世先)

       

      高老说,当了一辈子兵,对得起国家,对得起人民,唯一对不起的就是家人。母亲走的时候,在朝鲜参加战争没有回去,父亲走的时候,又准备参加中越自卫反击战,也没有回去送老人家最后一程。“忠孝难以两全,这辈子最亏的还是父母。”高老语气哽咽,“可是,既然穿上了这身军装就得担起这份责任啊。”

  高老告诉我们,在枪林弹雨之中还能保全生命,得了脑梗还能再度行走,他实在不敢再对生活有什么奢求。是呀,他把青春、热血、激情献给了这个国家,负过伤、流过泪,流过血,更懂得珍惜如今的和平岁月。


                        作者:高继蓬,高继连

责编:常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