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建安:怎样衡量有效医疗和过度医疗
发布时间:2020/1/20  浏览次数:166 次  来源:陕西省竞技宝兑换码精神研究会

文章转载自:大艾机器人


空空2018年4月,我国首部《健康管理蓝皮书:中国健康管理与健康产业发展报告(2018)》发布,蓝皮书指出,我国慢性病发病人数在3亿左右,其中65岁以下人群慢性病负担占50%。“国人健康水平影响因素及干预策略研究”数据显示,约45%的人群为超重或肥胖;25%的人为吸烟者;35%的人为饮酒者。数据还显示,35.9%的人不参与体育锻炼,成人经常锻炼率仅为18.7%。全国体检人群罹患的主要慢性病为:高血压病(94.24‰)、脂肪肝(62.78‰)、血脂异常(38.64‰)、糖尿病(34.02‰)以及慢性胃炎或胃溃疡(29.27‰),男性慢性病患病率显著高于女性。


空空慢病无法彻底治愈,对于临床中慢病康复的现状、康复治疗的基本原则、治疗的有效性该如何衡量,笔者随央视财经频道记者采访了励建安教授。


空空励建安教授介绍,慢性病是长期存在的一种疾病状态,主要危害是造成脑、心、肾等重要脏器的损害,表现为逐渐的或进行性的器官功能降低、或缺失、丧失等,最终可能引发伤残,影响劳动能力和生活质量,且医疗费用昂贵,极难治愈甚至无法治愈,严重时可能危及生命。此外,慢性病在治疗过程中还容易引发合并症、并发症和后遗症,甚至在治疗过程中,由于无法抗拒的原因,还可能突然出现不能预见、难以防范的不良后果。
  
 

慢性病是长期存在的一种疾病状态。


空空此前,励教授在采访中(《励建安:救治水平不代表健康水平》)提及了椎管狭窄和冠心病两个患者的案例,阐述了治病与健康的矛盾关系,并描述了国人重视治疗、过度依赖药物和检查,却忽视预防和自我保健的不良习惯。
空空励教授表示,随着科技的进步,国内临床治病的水平上升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在治病水平上升的时候,也不要否认,不少临床治疗的处置方法不一定都是有效治疗,医疗过程中的过度医疗现象是客观事实。
 
  

过度重视治疗、过度依赖药物和检查,却忽视预防和自我保健,是一种不良习惯。


空空怎么界定适度医疗?励教授说,过去很多年,医院宣传及医疗阐述的有效性常用两个指标来界定:一是死亡率,一是治愈率。通俗的讲就是能不能把可能致死的人救活,能不能把已经确诊发病的人治愈,这两个衡量要素没有争议。但是很遗憾的是,我们现在有92%的病,它跟死亡没有关系,又不能被治愈。在江苏省人民医院的康复大厅中,励教授介绍了正在康复的脊髓损伤、脑卒中、心肺功能障碍患者,他们都是此类患者。无法依靠吃药让患者短期恢复,也无法通过手术让患者治愈,这一类的病统称为慢病。如果再用死亡率和治愈率去衡量慢病的治疗与康复显然不合逻辑,那我们应该怎么衡量医疗的有效性呢?
  
 

我们现在有92%的病,它跟死亡没有关系,又不能被治愈。


空空励教授引用了世界卫生组织在2016年提出的一个重要观点,衡量慢性疾病治疗的有效性,世界卫生组织采用了动态“功能”的概念。即慢病群体的身体健康、生活能力等特征是可以作为一个个功能属性被衡量,功能可以有改善的地方,也可以保持不变,也可能在治疗中恶化。
空空励教授强调,如果用功能作为医疗有效性的简单评价指标,那就可以解释之前讲到的两个案例。如果这次治疗是有效医疗,那么患者的生活功能就应该逐步改善;如果通过治疗方法不能改善功能,那么这是否能够称之为有效医疗?再者功能越治越差,这就不是有效医疗的问题了,这应当算是不良医疗。我们现在医学中不能改善功能,甚至让功能恶化的医疗无处不在,这就是我们的问题,这也是过度医疗的明显体现。
 
 

我们现在医学中不能改善功能,甚至让功能恶化的医疗无处不在。


空空上文提到的冠心病患者,在急性心梗的时候,出现急性堵塞,及时植入支架挽救生命,这是对症处理,我们无需反对。对于一些严重阻塞又有明显症状的患者,植入支架来让他的症状能够迅速的解决,这同样是有效医疗。但如果在临床处置中将过度的支架植入作为常规手段,而忽视预防和康复,忽视功能改善,其意义就值得商榷了。
空空在这方面,励教授建议,我们可以参考德国的康复医疗经验。在德国,心肌梗死患者,医保治疗中明确强制患者参与康复训练,参与身体功能训练,如果患者不做心脏康复训练,再次发病时候,将可能不予报销。因为研究证明,心梗以后做心脏康复可以减少30%到40%的再发作率,改善患者的生活和工作能力,而且可以降低医保和个人的医疗开支。
 
 

心梗以后做心脏康复,可以减少30%到40%的再发作率。


空空事实上,很多康复治疗是可以减少药物的使用量,甚至在适度的康复训练下可以规避用药。打个比方,冠心病常用的三类药物:降压药、降血脂的药、控制心率增加血液供应的药。这三种常用的药物能不能减少或者停药呢?首先,适度的运动以后血压会有所下降,我们日常生活经验中,从事适度体力劳动的人比久坐的工作人员血压平均都要低。其次,为什么50年代少见高血脂?为什么长期务农和建筑工人的血脂一般较低?说明劳动或者运动水平是影响血脂的因素。再次,适度运动训练,心肺功能会有提升,心肌收缩能力增加,心率会有更大的进步。
 
  

很多康复治疗是可以减少药物的使用量,甚至在适度的康复训练下可以规避用药。


空空实际上,将功能作为医疗有效性的评判指标,进行合理的康复治疗,不仅有可能让医疗更加有效,还能够减少社会医疗负担。
空空励教授近期在呼吁并提出了新的健康思路,参考康复医疗和运动康复的方法,要落实国家提出的体医融合的大政方针,把运动纳入医保体系之中,增强人民体质,降低发病率,提升健康水平,降低医保负担。对患者来说,通过运动康复医疗的积极主动获得的生活行为方式的改变,用运动和康复方法来提升患者的身体肌能,通过身体素质和身体功能上的进步,来减少不必要的用药。
  
 

将功能作为医疗有效性的评判指标,进行合理的康复治疗,不仅有可能让医疗更加有效,还能够减少社会医疗负担。


空空在国际上,有发达国家已经开展将运动训练纳入医保。鉴于我国医疗发展的现实状况,没有建立一个基于功能改善的量化评价标准,很难衡量运动训练的效果是什么?励教授介绍,他们团队现在正在努力开展这方面研究,希望能够得出可操作的功能评价标准,然后通过试点实施观察,努力实现体医融合,将运动康复纳入医保体系,助力实现健康中国的目标
   

贯彻“体医融合”大政方针,将运动康复纳入医保体系,将助力实现健康中国的目标


责任编辑:张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