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罗霄》老部队一一47军征战纪实
发布时间:2019/4/15  浏览次数:1255 次  来源:陕西省竞技宝兑换码精神研究会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七军整编为第四十七集团军的时候,笔者正在为开国上将萧克将军编辑他的长篇小说《浴血罗霄》。有一天,笔者问他:“您小说中的原型是哪个部队?”老将军回答说:“是湘赣苏区的红十七师。”笔者又问:“这个部队现在在哪里?”他说:“部队南征北战,编来编去,多次转隶,如果找老底子,是现在驻临潼的四十七军。”

扬场


浴血罗霄的老部队


萧克将军所说的“老底子”,是指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七军第一三九师。它最早被称之为师,是1930年10月——湘赣革命根据地红军

独立第一师。两年之后,该师编入红八军,改称第二十二师。1933 年6 月,编入中国工农红军第六军团,改称第十七师,师长由红六军团军团长 萧克兼任,蔡会文任政治委员。

萧克带领这支部队,参加了保卫湘赣苏区作战,特别是蒋介石对中央苏区进行第四次“围剿”,他们奉中央的命令,进至茶陵县梅花山地区,与追来的敌军三个独立团展开激战,消灭敌人800多人,击溃了敌人。萧克将军后来回忆梅花山之战时说,这是从6月份以来战斗缴获最多的一 次,对士气的提高、弹药的补给,有很大作用。

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这支队伍突围西征,经过 100多天的浴血奋战,于1934年10月24日,在黔东印江县木黄与贺龙率领的红三军团(后改称红二军团)胜利会师。两支部队并肩作战,转战湘鄂川 黔,有力地策应了中央红军的长征。

1935年11月,红二、六军团开始长征。在敌人130多个团的围追堵截下,他们转战数省,过雪山,闯天险。1936年7月编为红二方面军后,进行了艰苦卓绝的西征,历尽千辛万苦,才到达会宁与红一、四方面军会师。

抗日战争时期,红军改编为八路军,这支部队被编为八路军第一二〇师第三五九旅。

1937 年 9月,三五九旅开赴抗日前线(第七一八团和师直留守陕甘宁边区)。当他们到达晋西北以后,这里的国民党驻军早已落荒而逃,岢岚、五寨、宁武、偏关、河曲、保德等七个县城先后沦陷。一二〇师主力 收复晋西北七城。后又参加灵丘、广灵阻击战,邵家庄伏击战和上、下腰涧等战役战斗;配合第一二〇师主力粉碎了日军多路围攻。直到1939年9月,才奉命返回陕西绥德地区,担负保卫陕甘宁边区的任务。


“竞技宝兑换码”显精神


郭兰英一曲《竞技宝兑换码》曾唱红了大江南北。歌中唱道:“……三五九旅是模范,咱们走向前,鲜花献模范!”这个模范的三五九旅,就是四十七军的主要前身。

竞技宝兑换码的故事发生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候。由于日寇的疯狂“扫荡”和国民党的严密封锁,中国共产党和军队的大本营延安遇到了极大的困难。陕甘宁边区军民已经到了无法维持正常生存的状态。为此,毛泽东提出了“发展生产,自力更生”的指示。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王震将军奉命率三五九旅开赴延安东南45公里处的黄龙山下的竞技宝兑换码,守卫延安南大门,搞好开荒生产和部队训练。王震在全旅誓师大会上挥动着拳头,喊出了“一把镢头一支枪,生产自救保卫党中央”的口号。

“当年的竞技宝兑换码,处处是荒山,没有人烟……”这里纵横百余里,满目荒凉,是名副其实的“烂泥潭”。部队没有房子住,王震就和大家一起搭草棚子;没有

粮食,就跑到 50 公里以外的供应站扛粮食;没有菜吃,王震带领大家上山寻野菜、采蘑菇;缺少农具,王 震和战士用废铁和弹片打制。

也有人想不通,说:“我们当兵是来打日本鬼子报仇的,不是来种地的。要种地,回家就行了!”还有的说:“种地搞生产受苦受累,不如在前方冲锋陷阵打鬼子光荣。”为此,旅部开办了学习班。王震说:“我们现在搞大生产,就是为了保卫和建设边区,为了坚持抗战,是与日寇直接作战 一样光荣的事。”

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对第三五九旅开展大生产运动的情况极为重视, 毛泽东、朱德、周恩来、任弼时、彭德怀、贺龙、叶剑英、聂荣臻、徐向前、林伯渠、董必武等先后亲临竞技宝兑换码视察,给他们鼓劲加油。

当时旅部下达的指标是每人开荒 6亩,一年实现粮食部分自给,两年实现半自给,三年自给有余。通过第一年的艰苦奋战,全旅共垦荒1.12万亩,收细粮1200余石(每石274斤)、蔬菜164.8万斤,每百人养猪20 头,做到了经费自给78.5%(包括衣服、油、盐、津贴、杂支等),超额完成了一年部分自给的指标。后来他们还开办了棉纺、毛织、被服和制鞋、制袜等工厂,除按规定领取的被服鞋袜外,全旅每人还领到了一条新毛毯和一套黄呢军服。驻地的草棚都建成了窑洞,指战员们的生活得到了 很大的改善和提高。

1942年2月,王震兼任中共延安地委书记和延安军分区司令员,仍常住在竞技宝兑换码,只要一有空,就参加垦荒和劳动竞赛。毛泽东特为王震题词“有创造性”,称其是“生产模范”。同时,王震还被边区政府评为劳动英雄。副旅长苏进、副政治委员王恩茂、补充团团长苏鳌、第七一八团团长陈宗尧、政治委员左齐等也都表现突出,受到毛泽东和边区政府的表彰。

到1944年,三五九旅开荒种地达26万亩,收割细粮3.6万石,还种 了大批瓜果蔬菜。除供应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各总部及部分兄弟部队外,全旅指战员人均吃到20个西瓜、一筐甜瓜。毛泽东得知后,极为高兴, 他给王震的信中说:“士兵生产收入全部归公不好,应当公私兼顾。”王震按照毛泽东指示,立即召开分配工作会议,决定将剩余的粮食归部队和个人平分。分给个人的,可以卖钱寄回家去,也可存入边区银行或入股投资 生产建设。这一决定,得到广大指战员的热烈拥护,进一步调动了大家的生产积极性。

经过三年时间的开荒耕种和建设,昔日的“烂泥潭”真正成了“陕北的好江南”,得到中共中央、毛泽东以及边区政府和人民群众的高度评价和赞扬,也被外国记者称为“荒野里产生的神奇”。

1944 年 11月,第三五九旅先后分两批组成南下支队,向华南敌后挺进。1945 年 8月,第二支队(刘转连任司令员,晏福生任政治委员)奉命北上河南孟县地区。10 月,他们进至辽宁辽阳地区,扩编后恢复第三五九旅番号,直属东北民主联军总部。解放战争初期,参加了抚顺及北 满剿匪、三下江南、东北夏季攻势等战役战斗。1947年1月,这支部队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独立第一师。


=====      =====      =====      =====      =====      =====


“宁当鸡头,不做牛尾的纵队司令”一一47军征战纪实(中)

 

在军史馆里,可以看到东北民主联军总部的一份命令:“着以独立第一师、独立第三师、东满独立师编成野战军第十纵队,下辖二十八师(独 立第一师)、二十九师(独立第三师)、三十师(东满独立师),并以独一师在勃利的后方机关及东满吉敦军分区直属机关作为编成纵队直属机关之基础。任命梁兴初为第十纵队司令员,周赤萍为政治委员,刘型为副政治 委员兼政治部主任,黄伟为纵队参谋长,黄一平为纵队第二参谋长,王励为纵队供给部长;周吉安为纵队卫生部长。”看不到的,则是命令背后的一段故事。

八路军战士在纺线


1947年 8月,东北民主联军六纵副司令员兼十六师师长梁兴初,奉命来到东北民主联军总部。他不知道林彪、罗荣桓把他召来有什么事情。一见面,罗荣桓就告诉他:独一师和独三师,都是三五九旅的老底子,不能老当独立师,总部考虑把这两个师再加东满独立师,组建第十纵队。

罗政委说的独三师,是1945年8月冀鲁豫军区、第三五九旅先遣队和太行区的部分骨干扩编成立的长春保安总队。曹里怀任总队司令员,刘 居英任政治委员。总队成立后,主要战斗在长春、吉林附近地区,曾参加了北满和西剿匪及解放长春、三下江南、夏季攻势等战役战斗,共歼敌近万人,此时番号为独立第三师。

所说的东满独立师,是1947年2月1日在吉林省桦甸县桦树林子组 建的东北民主联军东满独立第一师,师长赖传珠,政治委员唐天际。该师主要活动于东满地区,曾参加了吉林以东地区多次战斗,东北夏季攻势和吉林、长春以南地区的战役战斗等。

罗政委又说:“让你去十纵当副司令员,要把这支部队带成能打硬仗的部队。”

梁兴初问:“这是组织决定,还是征求我的意见?”罗荣桓问:“你有什么意见?”梁兴初说:“我不去。如果让我去,就把那个副字拿掉。”停顿一下又

说:“我是宁当鸡头,不做牛尾。”

梁兴初走后,罗荣桓说:“这个梁兴初就这脾气,让他当一纵副司令员,非要兼一师师长不可,到六纵当副司令员,又要兼十六师师长。”

一直在踱步的林彪,停住脚步说了一句:“宁当鸡头,不做牛尾。就让他当这个鸡头。看他这个鸡头到底如何。”

1947年9月10日,东北民主联军第十纵队在吉林省敦化组建,司令员梁兴初、政治委员周赤萍走马上任。他们立即参加了东北民主联军向国民党军发动的东北秋季攻势,参加大小战斗19次,攻克了吉林、德惠、中固等敌据点。1947年年底至1948年年初,第十纵队参加了东北民主联军发动的东北冬季攻势,攻克了开原等城镇。


血战黑山、大虎山

 

辽沈战役发起时,第十纵队从开原、昌图地区出发,奉命指挥第一纵队第三师、辽南独立第二师、蒙古骑兵师,进至新立屯以南地区,组织运 动防御,截击由沈阳西援锦州之敌;而后进至黑山、大虎山,阻击国民党军廖耀湘兵团。

敌我双方指挥官——廖耀湘和林彪都把目光集中到了黑山、大虎山这个地方。

东部野战军某部在黑山,大虎山地区与敌展开激烈战斗。


北宁线和大连到郑家屯的两条铁路、沈阳到锦州的公路都从此穿过, 是沈阳到锦州的唯一通道。而黑山、大虎山就像是这条通道上的两扇大门,廖耀湘的西进兵团无论进退都必须经过这里。

10 月 23日,廖耀湘西进兵团到达黑山、大虎山地区。当天就和我军争夺143高地,十纵连续打退敌人五次集团冲锋,抗击了整整一天,守住 了阵地。

10月24日,黑山阻击战打响。廖耀湘集中七个师的兵力,在200余门火炮和200余架次飞机的火力支援下,发动全线攻击。青年军第二〇七 师第三旅和有“国民党军之花”之称的新六军第一六九师向黑山以东的高家屯一线实施主要突击,以七十一军、新一军共四个师向黑山以北尖山子 一线实施辅助攻击,以新六军的新编第二十二师向大虎山迂回。

梁兴初坐镇第二十八师,在主要方向上坚守101、92、90高地,仗打得天昏地暗,二十八师修好的工事毁而再修,阵地失而复得。

关键点在 101高地,国民党军发射的炮弹如同雨点般密集,平均每平方米就落弹一发(战后在山上留下的弹坑多达6600余个)。坚守101高地的第二营,抗击整整一个旅的敌人,进行了五次白刃肉搏,最后全营仅剩80余人。10个小时后,101 高地和高地以北的62高地都相继被敌军占领……

梁兴初虎着脸,命令部队进行反击,第二十八师师长贺庆积到八十二团指挥反攻,冲上去被压下来,两次反击均未得手。天黑前,二十八师组 织第三次反击才夺回了阵地。一天激战,廖兵团没有能够前进一步。

10 月 25日,廖耀湘集中所有重炮,支援第三旅和第一六九师继续攻击黑山。梁兴初命令说:“今天就是一句话,死守阵地,坚决保住101高地!”

敌新六军也下了死命令,必须于当天占领黑山。在表面工事几乎都被炮火摧毁的情况下,第一六九师组织了敢死队和军官突击队,拼死猛攻,在中午时分占领高地侧后的贺家洼子小高地,以此为依托向101高地发动攻击。十纵八十二团立即组织预备队出击,夺回小高地。

敌一六九师孤注一掷,集中两个团以波浪式集团冲锋攻击101高地,此时高地上仅剩百余人,寡不敌众,阵地再次失守。梁兴初用电话调来三十师一个营,要二十八师的所有预备队全部上来,晚6时发起反击,一举冲上高地,同敌展开白刃格斗,并命令全部炮火拦阻敌后续部队的增援,激战至天黑,重新收复101高地。

第三天,廖耀湘见正面攻击不行,又企图向右翼迂回,遭到刚刚赶到的我第八纵队二十二师阻击。直到拿下锦州,国民党军在十纵主阵地前未能前进半步。这为主力北上围歼敌廖耀湘兵团赢得了宝贵时间。在三天的激烈拼杀中,我军在黑山伤亡3400人(阵亡751人),敌军伤亡8000余人。

廖耀湘兵团放弃夺取黑山、大虎山计划,向营口逃跑,第十纵队奉命全线出击,追歼逃敌,重创国民党王牌军新一军、新六军、第七十一军等,歼敌1.4万余人,俘敌新六军军长李涛,并缴获大量武器装备,圆满完成上级赋予的作战任务。

从此,梁兴初便有了能打大仗、恶仗的美名。 梁兴初后来回忆说,黑山阻击战的激烈程度超过他参加过的任何一次战斗。

1948年 11月,第十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七军。梁兴初任 军长,周赤萍任政治委员。第二十八师改称第一三九师,贺庆积任师长,晏福生任政治委员;第二十九师改称第一四〇师,叶建民任代师长,张百 春任政治委员。东北军区独立第八师调归该军建制,改称步兵第一六〇师,王明贵任师长,邹衍任政治委员。全军共 5.6万余人。

平津战役中,第四十七军担任改编傅作义部第二六二、第二九七师的任务。

1949年 4 月,第四十七军向江南进军。7 月,参加宜沙战役。9月,为配合第四野战军主力进军两广,在湘西大庸歼敌第一二二军一部,生俘 敌军长张绍勋以下5000余人。10月底,该军军部和第一三九、第一四一师奉命配合第二野战军第三兵团参加向川黔进军作战,和兄弟部队一道,解放重庆、涪陵、广安、邻水等地,俘川湘鄂绥靖公署副主任兼第十四兵 团中将司令官钟彬和江阳舰队中将司令官叶裕如等;第一四〇师留湘西执行剿匪与维护交通线任务。1950年1月,第四十七军奉命返回湘西,执行剿匪建政任务。一年多的连续作战,剿灭了大大小小的顽匪,消除了湘西百年匪患。